Sunday, 20 November 2011

断奶了。。。

Joyce断奶已经四个星期了。目前已经完全适应用奶瓶喝奶,次数也与一般同龄宝宝一样,大约一天四,五次,每次5oz。断奶的决定很突然,所以我走的是cold turkey的方式,很难为宝宝。决定断奶的那天,一直都很舍不得,因为亲喂有一种就是每次书上读到的那个intimacy的感觉,不是旁人能体会的。前面三天宝宝最难捱,每次都是闹到累极才入睡,半夜醒来要喝奶我也是铁了心不给。。当时她很讨厌看到奶瓶,每次见我们用奶瓶喂她就发脾气,所以我都是用小汤匙喂。一个星期下来,用奶量都是每天徘徊在5、6oz。脸小了一大圈。周日去教会,一位妈妈还以为她生了什么大病。后来情况就慢慢好转,她开始对奶瓶有兴趣。有一次试着用奶瓶一次过喝完奶后,就不在对它抗拒。后来用奶量也渐渐增多,脸上的婴儿肥又回来了。
可以用奶瓶了,奶粉又成了另一个头疼的问题。最初喝奶粉时,宝宝不容易嗯嗯,我还以为是正常的,因为奶粉的"添加物"很多,本来就不比人奶容易被宝宝吸收。我们以为给她多吃些水果,待她身体适应奶粉后会有好转。到了第四天还是没有嗯嗯,我们有点担心,因为看到她常常好像很辛苦,要嗯嗯不能嗯嗯的,还冒一身冷汗。给她挤了通便露,第二天就可以大号了。过后每天都给她吃香蕉什么的,但是便秘问题又来了。一直挣扎要不要再给她通便露,因为好像指标不治本,总不能每次都依赖那个东西。。。第三天帮她换纸尿片时,看到嗯嗯的地方有块不知道是肿起来还是什么的一块肉,很害怕,立刻带她去医院。原来宝宝一直处于要嗯嗯不能嗯嗯的情况下,伤了肝门,那块东西是长出来的新肉。医生建议我们换奶粉,给了一罐Novalac IT让宝宝试试。吃了两个星期,便秘是乎不在。但是我还是战战兢兢,每天都观察她有没有嗯嗯,尽量给她吃些水果或番薯。。。好在便秘至今都还不见踪影。。。这种奶粉通常要去药店买,市价大约rm62。还好老公的同事介绍我们一间婴儿用品的专卖店,价钱比较公道,rm54.80。就婴儿奶粉来说应该还不算贵,但是只有800g。 喝得多的孩子不到一个星期就见底了。
Joyce 断奶的过程比我想像中的顺利。谢谢Jasmine给我的断奶建议(一位坚持breastfeed两名孩子的妈咪)她告诉要断不断两个人会更痛苦。过后在教会遇到一位朋友,一位坚持breastfeed四个孩子到两岁的妈咪,她也跟我说了类似的话,'determine‘。也谢谢这位朋友了。
断奶初期很舍不得,对宝宝很内疚,后来也就习惯了。终于可以丢掉丑丑的nursing bra,也可以好好的喝上一杯咖啡。实在讨厌nursing bra,真不懂那些设计师怎么可以把那么没有美感和线条怪怪的内衣推出市场。那种内衣搭上稍微服帖一点的衣服都会很怪。还好我还有一些之前在美国买的nursing bra,不然会很崩溃。
在来要给政府的一些建议(政府会听到才怪,我自己写爽罢了。)每天提倡breastfeed,那么是不是能给breastfeed妈咪一个方便,至少在政府和polyclinic来一间nursing room。你知道吗?躲在闷热的厕所里喂奶很辛苦的?还有各大超市也应该设有nursing room,这点我觉得Jusco 和Tesco就做得不错,喂奶的地方有相当的‘隐私’,值得官老爷门学习。至于餐馆和旅游胜地,不求什么,只希望厕所干净点,不是要给旅客好印象吗?做些事情吧!
其实breastfeed没有想像中的不方便,单单是省掉洗奶瓶和出门不须要带上奶粉热水什么的就轻松很多。有时去朋友家,有喂奶经验的多数比较体贴,喂奶时间一到就带我去房间,冷气风扇的,让我能够舒舒服服的喂奶。有时很不好意思,因为有些真的不是很熟。原来这个城市还有人情味,没有想像中的冷漠。
总而来说Breastfeed 是一个很难忘的回忆,我永远会记得跟小宝宝的那段美好时光。断奶的那天,算了算我总共喂了宝宝10个月又21天的奶。这个宝宝特别多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当初一直坚持breastfeed的原因。现在没得喝了,宝宝要自己加油,多吃些,多喝些,太瘦别人会以为妈妈没有顾好。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